少年新
闻学院
FM106
经典汽车
柯桥广
播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动态 >廉政之窗
直播专区 点播专区

孙小果背后到底是谁?已逮捕9人,刑拘23人,留置11人!
时间:2019-05-28 03:05 | 浏览:4609 | 来源: | 作者:

近期云南省查处的孙小果案件,引发了社会公众和媒体广泛关注,现将相关情况通报如下:


第一,案件来源和办理进展。2019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机关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及时向云南省委报告。省委高度重视,要求对该案深挖彻查,依法办理。省、市有关部门及时成立专案工作领导小组,对孙小果前科犯罪、刑罚执行以及其他违法犯罪全面开展调查和审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后,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督办。目前,案件办理取得了阶段性进展,相关部门已对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副庭长陈超以及孙小果重要关系人等11人采取了留置措施,对孙小果出狱以后所涉系列刑事犯罪案件中的9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23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


第二,孙小果的主要家庭成员情况。孙小果母亲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


目前,孙鹤予、李桥忠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于2019年4月3日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某涉及孙小果案。


第三,孙小果在监狱服刑期间因实用新型专利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获取减刑情况。经查,孙小果在服刑期间,孙鹤予、李桥忠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达到认定重大立功帮助其减刑的目的。目前,已对涉嫌徇私舞弊减刑的省监狱管理局1名干警、省一监1名干警、省二监2名干警采取了逮捕措施,其他涉案人员正在调查中。


第四,孙小果1994年犯强奸罪未被收监执行情况。1994年10月28日,孙小果因强奸案被捕后,孙鹤予、李桥忠四处活动,孙鹤予向办案部门提供了孙小果患病虚假证明,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部分领导及干警徇私枉法为孙小果办理了取保候审,并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三年有期徒刑后,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导致孙小果未被收监执行。1998年,经昆明市有关部门调查并问责,分别对盘龙公安分局预审科原科长李万鸿、民警方永昌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四年,对盘龙公安分局其他4名民警分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目前,由于该案时间跨度长、案情重大复杂,省市有关办案部门正在按照中央督导组和省委的要求,对孙小果1997年犯强奸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再审改判以及刑罚执行和其他违法犯罪加紧开展调查工作,依法全面深入彻查该案,对在案件中为孙小果提供保护的国家公职人员、关系网和“保护伞”,坚决一查到底,依纪依规依法严肃处理,绝不姑息。相关工作进展情况将适时向社会公布。


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

2019年5月28日


案件回放:


被判死刑 20多年后改名换姓再次露面


一个月前的4月24日,《昆明日报》头版刊发《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下沉昆明开展督导工作》,一个名字的出现迅速引发媒体关注,他就是“孙小果”。因为20多年前,这个名字曾经出现在昆明发生的一起轰动全国的大案中。



1997年11月28日,《云南法制报》刊发题为“掩盖不住的罪恶”的报道。报道称,早在1994年10月,还在警校的孙小果曾轮奸女青年,但是在案发后,其出生年份被更改,从19岁变成了17岁,当时法院判处孙小果3年有期徒刑,但他随即被保外就医。



而就在这篇报道刊发之前,自称“昆明黑社会老大”的孙小果再次犯案,伙同他人对少女张某某进行殴打、侮辱,用竹筷和牙签刺、烟头烙烫对方身体,致使对方负重伤。几个月后,1998年初,媒体一篇《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的文章,曝光了孙小果及其团伙在昆明的恶行,从而引发全国的关注。随后,自上而下的严查指示下,孙小果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上诉再审后法庭维持了原判。


然而根据跟踪报道该案的媒体记者提供的信息,早在2010年前后,有人就在昆明见到了已经出狱的孙小果,当时他改名换姓,名叫“李林宸”。再次公开露面,他已经是经营着多家夜店,昆明夜场有名的“大李总”。


所有的公开资料,无法查阅到已经被判死刑的孙小果,那么他究竟是什么时间、什么原因改判?什么时间、什么原因减刑?什么时间出狱?孙小果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未被收监、未执行死刑“服刑”成谜


据调查早在1994年,当时身为学生的孙小果,参与一起轮奸犯罪,于1995年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但是他却没有进过一天监狱。


有媒体在1998年的调查报道中写道:孙小果于1995年4月4日被批准逮捕,1995年6月则被取保候审,候到审判之后,也未被收监执刑,且至今未发现任何完整的合法手续;只是不久前办案民警在盘龙区看守所看见一张1997年3月27日办的保外就医手续。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分析,审判以后不收监,除非是两种可能性,一种就被判处了缓刑,或者管制这样的非监禁的措施,第二种可能因为健康的原因不适宜收监。否则正常情况下,通常法院在开始审判之前往往就会把嫌疑人扣起来审判,如果不是判缓刑审判,就应该直接收监执行。


躲过了第一次刑罚,孙小果并没有收敛,反而更为所欲为。1997年,本应该还在服刑的他,又涉及多起强奸案件。《中国法律年鉴(1999)》披露,1998年2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孙小果犯强奸罪、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判处孙小果死刑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孙小果不服,提出上诉,云南省高院,维持了原判。



阮齐林指出,按道理讲如果判处死刑,通常不说缓期两年执行,应该指的是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但现实是他还活着。阮齐林认为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说有人枉法,对死刑没有执行,第二种可能就是说他判的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云南高院可能是维持死刑判决,改判缓期两年执行,那是有可能的。


要想大幅度减刑,还需要一些外力。2008年,一个名叫孙小果的人,向国家申请了“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申请国家专利”,至今还能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上看到。



“第一我觉得这个不应该算是重大科学技术发明,顶多是一般立功,一般立功减刑作用不是很大,就是能减个一年半载的样子。”阮齐林说。


如今,当孙小果再次涉嫌犯罪,他的案件也成为了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中央督导组督导交办的重点案件。


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把孙小果案办成铁案


5月17日,昆明市扫黑办对外通报了相关情况。省市有关部门已对孙小果所涉犯罪、相关判决及刑罚执行等问题正在开展调查和审查工作,对存在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以及其他违法犯罪行为,将一查到底、决不姑息,依纪依规依法严肃处理。


24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消息,全国扫黑办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同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也要求云南方面,要将该案办成“铁案”,中央督导组将适时组织“回头看”。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程雷说:“其实当我们在梳理和清查和彻查这个孙小果案的时候,查清楚是目的,找到保护伞也是目的,但是最终极的目的是要查到在这个案子中所呈现出来我们的司法程序执行程序中到底有什么样的缝隙漏洞去更好的弥补它,为以后的司法改革作出铺垫。”


(综合环球网、云南网、澎湃新闻)

联系方式
  • 85277111、85257222
  • 85277000、84133000
  • 85277110
  • 85277277
  • 85277114